快餐店打工仔收10元代中学生作文 练写作进步快

“读书不写作业,这算读的哪门子书?”陈女士气不打一处来,本来想好好“教育”一下儿子和“枪手”,却意外发现“枪手”是个很好学的小伙子。他只有初中学历,做“枪手”主要不是为了赚钱,而是想练笔。

陈女士说,她能感觉到这小伙子有想法、也很上进,但还是想对他说:“小伙子,你这样做是不对的!”

上周一,小聪没带手机,陈女士意外发现他的手机里有一条短信息:“作文收到咯,呵,老师竟然超满意。可是,钱要怎么给你呢……”

回想起小聪最近的表现,陈女士也觉得有些异常。儿子最不喜欢写作文,每次都挠头抓耳的,但这个周末却一直在家安安静静地写作文。难道作文真是找人代写的?

高考是大事,本来想好好教训一下儿子的陈女士决定暂时作罢,但她悄悄抄下了“枪手”的手机号码。

“我把自己伪装成高中生,决定找这个‘枪手’代写作文。”陈女士找来个手机,把自己“伪装”成一个写作文很头痛的高中女生,给“枪手”发了短信,请他帮忙写一篇作文。“枪手”果然接招,说好10元钱一篇,第二天一早就把作文写好传来了。

“他也没问我要钱,还是我主动发短信息问他的呢。”陈女士想,10元钱写一篇作文要价不算高,但作文质量还不错,和儿子的作文比起来,明显生活阅历和真实情感要丰富,行文也流畅很多。

后来,陈女士又提出要给“枪手”打钱,可他却说不着急,可以以后给,或者充电话费都行。“看得出来,这小伙子代写作文还真不是为赚钱。”陈女士有些纳闷了。

在接下来的几天中,陈女士继续通过短信和“枪手”进行交流。她终于打探到,原来,“枪手”是个23岁的小伙子,在渝北一家快餐店打工。小伙子告诉她,其实,他的学历不高,选择干代写作文这事,一来能补贴点家用,二来还能提高写作水平。

他在南岸东海长洲小区大门附近的张贴栏里,张贴了两张手写的小广告。儿子小聪正是通过小广告上的电话联系上他的。

“我能感觉到这个年轻人有追求、也很上进。”陈女士说,她起初联系这个小伙子是为了掌握“证据”,然后狠狠的教育他一顿,但她最终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不过,陈女士说,她还是想告诉这个小伙子,这样做是不对的。对于小聪这样的未成年人,教给他们的是依赖和不诚信。陈女士说,她也会找个时机,好好的和儿子谈谈这事。

小曾说,虽然代写作文,不过说实话,他觉得自己的写作水平只能算一般。“我之前也给媒体投过稿,但从没采用过。这也说明我还很需要修炼啊!”

小曾说,因为种种原因,他只上到了初中,这事让他很后悔。不过,写作却是他一直所钟爱的,他爱写点东西,也希望通过写作改变自己的生活。

最后决定代写中小学作文,也让小曾纠结了很久。小曾说,他写过文稿,但感觉太格式化,不能锻炼人,但要写出文学作品一样的东西,自己还欠火候。而代写作文,还能挣点零花钱,也是一个原因。

目前,小曾在东海长洲小区只贴了两张小广告,在近一周的时间里,已有七八名学生与他取得了联系。以高一和高二年级的孩子为主,也有一些初中的学生。每篇作文收费10元。

“我有了一些回头客。esball”小曾说,这也是他担心过的情况,这说明有的孩子真的依赖上他了。针对这个情况,小曾说,他也想过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他给自己定了一个规矩,针对每一个学生,代写作文的时间不能超过半年。(记者 顾晓娟 实习生 胡吉平)

No Comments

Categories: esball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